像风一样自由

带着小狗去旅行

身为一棵萝卜的选择

上周,读了常冈一郎先生的一篇文章《人为何而诞生》,常冈先生1889年出生,大学时患了结核病,九死一生后,开始在福冈建立养护院所,尽心尽力照顾战争孤儿。

 

这篇文章以萝卜为例,阐述为何而生。

 

萝卜是为了被人类食用而被迫诞生的,人类为了要食用萝卜而种植。有一天,萝卜想,我的祖先被人类吃掉,我也会被吃掉,我的子孙也会被吃掉,我和人类是不共戴天的敌人。如果吃与被吃的比率各占一半还好,但事实上萝卜只能被吃,不能吃人。萝卜想为祖先讨回公道,同时改变身为萝卜的命运,于是变成非常苦的萝卜。结果是,因为萝卜变苦了,人类想,不该种这种苦味的萝卜了,人类不种萝卜了,萝卜便遭逢了断子绝孙的命运。

 

常冈先生说,如果萝卜换一种想法呢?没有人的种植和养育,萝卜就不会长大,萝卜之所以存在于世上,是人类努力照料的恩赐。所以身为萝卜,要懂得感恩,懂得报恩,这样去想,就变成了美味的萝卜,因此萝卜作为美好的东西,种子被分送,被大量种植,从此子子孙孙繁荣昌盛。

 

常冈先生讲的是,自己与别人,付出与接受,全部都是两两的组合。为对方付出,让对方高兴,让对方发展,就是每个生命终其一生要做的课业。

 

这个故事很漂亮,但漂亮的表面隐隐露出弱肉强食的底子。萝卜因为有用,才被人养育,但终究逃不掉被人控制的命运。于是我想,如果萝卜坚持不改变心意呢?

 

这个故事可能变成这样的:

 

有一天,一棵爱思考的萝卜惊觉萝卜虽然在活着的时候,受到人的百般照料,为其杀虫,为其除草,但萝卜的宿命是被人吃掉,所以为了摆脱被人吃掉的命运,这棵萝卜和其他萝卜商议后,最后一致决定都把自己变得很苦的萝卜,因为苦,因为难吃,人就不会吃它。

 

萝卜的心思,人不知道,于是人一如既往地种着萝卜,等收获时,发觉萝卜是苦的,不得已,只好丢掉,这一年,人类因为没有萝卜吃,生活过得比较辛苦。

 

第二年,人决定不种萝卜了。爱思考的萝卜早己预料到这一结果,所以在上一年,让一些萝卜开花结籽,它们的种子散落在田野里,春天一到,就自由地发芽生长起来。然而,因为人吃了萝卜的苦头,又因为土地有限,于是恨恨地拔掉所有长出来的萝卜苗,来种植其他瓜果蔬菜。在人的控制范围内,没有萝卜的生路了,但人再也吃不到萝卜了。

 

不过有些种子随风飘到人迹不至的地方,虽然萝卜没有人的照料,生活比较艰难,但萝卜可以顺着自然的规律走完的生老病死这一循环,而不是由人决定什么时候被杀死吃掉。作为萝卜这一种族来说,虽然变得弱小,但凭借自己的意志延续下来了。

 

这个故事还可能是:

 

萝卜变苦之后,人类并没有抛弃它,因为人类认为即使是苦萝卜也可以换钱的。一个朋友总在微信中分享吓人的信息,什么发霉的橙子用红色药末和石蜡的混合物涂抹,晾干后再卖;炒瓜子时加明矾,瓜子样子好看,不易受潮且口感好;不用牛肉做的牛肉干;毛发酱油;陈粮烂谷做的米粉;硫酸铜硫酸镁泡制的黑木耳;病死猪肉做的美味腊肉;腐肉猪油。把苦萝卜变成甜萝卜,对于人类来说,并是一件难事。本来萝卜只是味道苦,但还不致于不健康,被人类再加工后,不仅苦,而且病了。

 

萝卜变苦了,但人类还是继续种植萝卜,只是生产者不吃自己种的萝卜了。作为萝卜这一种族,还是延续了下来,只是萝卜的心变得苦上加苦,而且再也变回来了。

 

这个故事还有一种可能:

 

这只爱思考的萝卜把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,为充分体现全体萝卜的自由意志,决定公投。公投结果一半赞成,一半反对。赞成的一方认为在人类的呵护下,萝卜过着美好的生活,反对的一方认为舒服诚可贵,自由价更高。于是萝卜分成两个阵营。到了收获季节,人们发现同一块地里,有甜萝卜,也有苦萝卜。

 

这些萝卜因为外表一样,又混在一起,无法区分,让人类颇为烦恼。但人类要吃萝卜,所以还是要种,还是要养护,只好忍受甜苦参半的日子了。

 

而萝卜,不论是甜的和还是苦的,都受着人类同样的照顾,也算各从所欲,皆得所愿。

 

最后一个故事,似乎是最公平的结局。常冈先生的故事很美好,但现实并非童话,这个世界纷繁复杂,要想一心一意做棵美味的萝卜,倒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。

 

这样去想,我觉得自己的心要变坏了。还是回过头来,相信童话比较好。

评论(17)

热度(268)

  1. 时光静好像风一样自由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倾城雾雨像风一样自由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夜阑静像风一样自由 转载了此文字